浙江省书法家协会 官方网站 | ZJSSFJXH.COM
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
所在位置:首页 >> 教育论坛 >> 正文

【读书】集古录之六

来源:浙江省书法家协会 发布时间:2016/11/18 14:58:47

集古录

书名:《欧阳修集》 作者:欧阳修 

【集古录目序〈此序已载本集卷四十二,今存目删文。〉】

【集古录目序题记】

昔在洛阳,与余游者皆一时豪隽之士也,而陈郡谢希深善评文章,河南尹师鲁辨论精博。余每有所作,二人者必申纸疾读,便得余深意,以示他人,亦或时有所称,皆非余所自得者也。宛陵梅圣俞,善人君子也,与余共处穷约,每见余小有可喜事,欢然若在诸己。自三君之亡,余亦老且病矣。此叙之作,既无谢、尹之知音,而《集录》成书,恨圣俞之不见也。悲夫!嘉祐八年岁在癸卯,七月二十四日书。


【古器铭〈绥和林钟宝盉宝敦二〉】

右古器铭四,尚书屯田员外郎杨南仲为余读之。其一曰绥和林钟,其文摩灭不完,而字有南仲不能识者。其二曰宝盉,其文完可读,曰伯玉般子作宝盉。其万斯年,子子孙孙其永宝用。其三、其四皆曰宝敦,其铭文亦同,曰惟王四年八月丁亥,散季肇作朕王母弟姜宝敦。散季其万年,子子孙孙永宝。盖一敦而二铭。余家《集录》所藏古器铭多如此也。治平元年七月十三日,以服药假家居书。

自余集录古文,所得三代器铭,必问于杨南仲、章友直。暨《集录》成书,而南仲、友直相继以死,古文奇字世罕识者,而三代器铭亦不复得矣。治平三年七月二十日,孟飨,摄事太庙斋宫书。

【终南古敦铭】

右《终南古敦铭》,大理评事苏轼为凤翔府判官,得古器于终下。其形制与今《三礼图》所画及人家所藏古敦皆不同。初莫知为敦也,盖其铭有宝尊敦之文,遂以为敦尔。

【叔高父煮簋铭】

右一器,其铭云:叔高父作煮簋,其万年子子孙孙永宝用。其容四升,外方内圜而小堶之,望之略似龟,有首有尾有足有腹有甲也。今礼家作簋,内正圜,外方正,刻盖正为龟形,犹有近也,不全与古同耳。

此铭,刘原父在永兴得古铜簋,模其铭以见寄。其后,原父所书也。

礼家作簋,传其说,不知其形制,故名存实亡。此器可以正其缪也。甲辰正月十二日襄。

右《煮簋铭》曰:叔高父作煮簋,其万年子子孙孙永宝用。原父在长安得此簋于扶风。原甫曰:簋容四升,其形外方内圆而小堶之,似龟,有首有尾有足有甲有腹。今礼家作簋,亦外方内圆,而其形如桶,但于其盖刻为龟形,与原甫所得真古簋不同。君谟以谓礼家传其说,不见其形制,故名存实亡,原甫所见可以正其缪也。故并录之,以见君子之于学,贵乎多见而博闻也。治平元年六月二十日书。